11.15 纽带

老人确实是一个家族的纽带。借助这个纽带把所有人都聚集起来。

这个纽带依靠的是什么?1. 亲情 2. 威信 3. 孝道。孝道把所有的感情外化,形成了一个平台,所有的子辈会在合适的日子聚在老人的身前。传统文化形式上讲究的是的阖家团圆,骨子里的愿景其实是家族团结。

我真切的意识到这点是在外祖父母相继去世后的第二年,有天我突然意识到我好久没见到舅舅和表弟了。上一辈的几兄弟因为一些问题隔阂而不主动互相联系,我想,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他们都不会再联系了吧。

外曾祖母前几日去世,叹心之余响起大家族的联系往来也会更少,至少不会那么齐整的聚集到乡间年久的老屋了吧。

乡间的联系大抵就是靠着这种交错盘织的亲情纽带聚合在一起的。现在看起来,这种关系体在逐渐弱化。

一点个人感受,罢了。

11.10 whatever

我很焦虑。

was and is. 意识到这点的时间其实不太久,这意味着我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是在无所适从中度过的。焦虑的原因无非就是“缺少短期目标”、“缺少中期目标”、“缺少长期目标”,翻译一下透下底,其实就是著名的清华保安哲学三问——我特么的到底要干嘛。

我之所以写这些是因为突然想起大学时熬夜打魔兽世界的情形了,而且偶尔还会因为为此泛起一丝丝“像是后悔”的情绪。但是,这次不会谈这些应激反应下的情绪,我想说的是,我怀念这些充分放松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日子。

而且这段日子之所以很美好,与我来说有几个关键点,1. 有一帮想法相同而且能做好自己那部分工作的人 2. 以前觉得非常难的事情其实真的做起来并不难,而且要做到前几名也没想象中的麻烦 3. 互相帮助,指出问题但并不责怪 4. 学业并不算难,没有太多外界压力

我花了不少时间才找到这样的同伴,而且找到之后非常迅速的就能产生化学反应。很幸运。

所以,仔细想想,那确是我非常怀念的时日。

怀念过去确实有其现实意义。

10.29 拍蝇记

晚上 YouTube 看国光(最近莫名其妙的很迷这种呆湾的综艺节目,估计是年纪到了),有几只苍蝇很不识相的绕着我飞来飞去。看一半嗡嗡得让人不爽了,寻思这大冬天的哪来的苍蝇。

第一反应是下楼买杀虫喷剂,想了想算了,不环保,伤人;第二个想到的是苍蝇的粘纸,以前看室友买过小强版本的,不过想到我半夜迷迷糊糊起来喝水一脚踩上面的情景就放弃了。

只能去淘宝求助于被市场经济驱动下的广大劳动人民的智慧了,结果看到个这个东西:

Bug Killer

Bug Killing Device!  程序员标配!!(误

以盐或者玉米屑为子弹,40cm 的距离内,干净利落。

这完全就是把散弹枪嘛!还特么能加装瞄准镜!!有镭射和 LED 两种任君选择。

不过这种浮夸的东西怎么入的了我法眼… 200多块买这个还是觉得有点二(主要是有点贵…

好,接下来进入正题。


我决定物理消灭

人之所以是人,主要是会创造和改良趁手的工具,当然淘宝上直接买的工具也算,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我还要安静的看国光。

苍蝇

苍蝇英文叫 fly,就仨字母,足以见得这东西多常见。复眼,视觉能力及视觉反应(人类10倍)极其优秀。成虫的飞翔能力也是极其优秀,可在高速飞行中急剧转换方向,振翅以每秒钟振动330次的频率,飞行速度约每小时40公里。(维基百科说的)

相当棘手的家伙。

苍蝇拍

一把常见的苍蝇拍:塑料制造,像编织的线一样纵横交错,中间留出许多方形的小洞。主要是为了减少挥舞中的空气流动。

这种塑料拍的用法很简单,趁苍蝇不注意的时候,快速击打停在物体表面的苍蝇。

但是,你得记住,大多数的苍蝇并不是你拍死的,别自作多情,你没那么快,只是苍蝇快速起飞(40km/h)的时候撞到你的拍上,然后晕过去了。

注:还有一种电苍蝇拍,原理完全不一样,后面再讲。

我的报纸筒

我没报纸,只是这么说形象点。一堆稿子卷成中空的筒状,稍微压扁,就成一把还算能用的苍蝇拍。

这种“苍蝇拍”有两个问题:一是有效面积小,能拍到苍蝇的部分也就头上那一小块;第二,也是最麻烦的一点,上面没有方形的小洞,导致 1. 气流大 2. 气流声音大。苍蝇很快就能感觉到,立马飞走,只能望蝇兴叹。

击蝇要点

设备局限,只能在其他方面想办法。从前面讨论的几点,报纸筒这种消灭苍蝇的方式主要是通过和刚起飞的苍蝇发生碰撞来击晕苍蝇,所以我们要注意几个方面:

  1. 判断苍蝇的飞行轨迹,在路径上予以拦截。而不是瞄向苍蝇的落点。也就是以击晕为目标,不要幻想着能把苍蝇拍成肉酱,这个不是我手上的报纸筒能做到的;
  2. 缩短拍击时间。在苍蝇飞出有效范围外之前予以“毁灭性打击”;
  3. 适当的压扁报纸筒,增大有效击打面积。但是压扁会导致气流加大,所以要找寻一个平衡点,具体平衡点在哪我觉得就靠经验摸索就行了,虽然我理工科出身,但是数学算出来的时间足够去隔壁沃尔玛买一整套苍蝇拍回来了。

居合斩 拔刀术

1 3 靠经验,2 也是。

在无数次失败之后我意外领悟到了居合斩蓄力的奥秘,也回忆起了中指弹额头的惨淡教训。就如同剑术一样,讲究的是一击必杀,打苍蝇也是如此。居合斩的精华就在拔刀术拔刀那一刻,剑既是人;观察对手,然后发出致命的一击。

STEP 1:靠近

一手护住“剑鞘”,一手把住“剑柄”,缓缓靠近附近停歇的苍蝇;仔细观察它,待它停止用第一对脚摩擦它的口器(有点奇怪)的时候,代表它有警觉了。停住,你已到达最小拍蝇距离,保持护剑姿势,等待,此时你要心如止水,全身的注意力都在呼吸和剑柄上。继续等待,大概十秒左右,苍蝇会继续摩擦它的口器,那说明它已经懈怠了。

生物链的顶端和末端的差距就在于此,剑人合一的你是不可战胜的。它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降维打击一触即发。

STEP 2:观察

要重视对手,思考苍蝇可能的运动方向和运动轨迹。它的性格是什么样的?一只活波的苍蝇,舔着口器跳跃着扭动身体的朝向?还是安静的摩擦摩擦?

附近的环境是什么样的?光线强弱如何?那边有一堵墙?一面镜子?镜子附近的苍蝇最好对付了,苍蝇这种2.5维的生物无法理解镜子这种东西,会闷头撞上去,这是一个机会但是也可能是你的破绽。

计算好路径和方向后,就到了最后的时刻了。

STEP 3:一击

最关键最重要的环节反而没有什么好说的,这种考验肌肉发力的精细和灵活程度的事项本来就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只能靠反复的训练形成肌肉记忆,人剑、剑人,做到你挥舞剑的能力比挥舞手臂还精准的时候,就能出门表演剑道了。

番外:电蚊拍

仔细想了下,电蚊拍这东西和苍蝇拍完全不是一个路子的东西,尽管长相非常相似,但是灭蚊原理还是不一样的。

简单来说,苍蝇拍追求的是我们主动的击打,但是电蚊拍大多数是守株待兔似的让苍蝇自己撞上来。一个处理静态,一个处理动态。

使用场景不一样,苍蝇拍的话,只能对付停歇中的苍蝇,电蚊拍更倾向与运动中的送死鬼。所以电蚊拍的作用面积比苍蝇拍要大的多,跟佛主压孙猴子似的,翻好几个跟头还是出不去。


终究还是没有看完综艺节目。

7.21 Chester 走了

今天走的,自杀。

但是,很惭愧的说,我不认识这个名字,甚至不记得这个乐队里面任何一个人的名字。但是对我来说,“Linkin Park 的主唱”,这个标签已经具有足够高的分量,高到好几个月一个字都不想码的我毅然决定牺牲掉午睡的时间思索能写点什么。

高中生活很压抑,三点一线,精神生活少得可怜,流行歌占了很大一部分。那时候小甜甜布兰妮正红透半边天,后街和 Blue 的歌风靡。听惯了甜甜腻腻的声线,又….
算了不勉强写了,我果然没法把关于音乐的感受表达清楚。

很熟悉他的嗓音,尤其喜欢 Papercut,可能因为这首歌是 Hybrid Theory 的第一首,而我以前又习惯在刷完习题之后整张整张的听专辑。

想写 LP 对我摇滚乐的启蒙有多重要,但是和这个故事无关。不写了。

LP 会换主唱吧,也可能就此结束吧。庆幸去年去了 LP 演唱会,不然又要遗憾好久。

4.27 相思俱对此 举目与君同

上次写悼词是快十年前的事情了,另一位叔叔。我还是很想他

很可惜没能赶上早上的葬礼,没能听一听别人眼中的他。
晚上去坟前磕了头,原以为会像往常一样情绪涌上来,但是空空的什么也没有;也可能是什么都有。
都一样

听到事故的消息时恰好在商场,对着电话懵了几秒, 一方面因为这个消息哀伤,另一方面没法接受竟然是他。挂了电话,找地方呆坐着,思绪慢慢散去,突然想到下次回家时就见不到他了;出门后,走到街道的暗处,‘哇’ 一下没控制住,就很伤心的哭了出来,周围人群熙熙攘攘,瞬间也暗下来,红着眼睛走了好久。
大多数状况都是这样,对于我们来说,“知道某人在某个地方”,这就够了;而突然发现并不再的时候,就手足无措起来。

我的伤心并不仅是因为两家人亲近的关系,而且因为我心里有一个地方兀的坍塌了。
所以我急匆匆的赶回来,一半是为了他,另一半其实也算是为了我自己。

说实话,并不了解他,年纪差摆在这,能接触的时间也摆在这。我看到的都是我心里想的,但是也够了。
简单来说,他对谁都没有架子,始终面带微笑,拖着腔调喊你的名字,笑容没有半点的世故。
说起话来和其他大人也差不多,同一个调调,但是很奇怪的,会觉得他莫名就会显得真诚一点,没有一丝一毫的对付的意思。
所以我心里的他,一直是个乐观、真诚的人。

但是刻在我心里的却是一个“趴在方向盘上,睡眼惺忪的抬起头”的男子形象。
十多年前还在读高中,那时候还没高速,沿着国道和我爸一起回家。突然我爸把车停在路旁,下车往回走。我回头看见一辆车停在路边的阴影下,他就趴在方向盘上,我爸敲了他车窗,好些时候他才抬头,迷迷糊糊的看着我爸。
因为办事太累了,困得不行,停在路边想趴着休息下,谁知睡了过去。
然后我就记下了抬头这一幕。
也许是被努力工作而打动,又也许是同理心作祟,总之我记下了,一个为了养家努力奋斗的中年人。以后每次提到他,我脑海里都会闪过这抬头的幕。

这一幕虽短,但是鲜明的活在我的潜意识里,在很多个埋头苦读的夜里,催促着我。无形中已经在我和他之间,建立了一种跨越年龄,跨越辈份,甚至时间和空间的纽带。

生或死,阴阳两隔,但是纽带还在,还会在生的人的心里一直存在下去。而催使生的人继续努力活下去的,不就是这些点滴时间积累的纽带么。


晚饭之后,在厂子里逛了一圈,他一步一步用脚丈量过这里,也是意外发生的地方。很熟悉,但是仔细的看看又很是陌生。 突然想到他也曾在无数的夜晚这么打量着厂子,

突然就想起这句诗:相思俱对此,举目与君同。
罢了,希望他的子嗣带着他的双眼和双脚继续打量这个世界。

我也会带着些许的片段,尤其是那个抬头的男子的形象,继续战战兢兢的走下去。

4.11 很想写点东西

才看到是小波的忌日,抑制不住的想写些东西。

小波一直是我理想中的模子,我想成为他那样或者至少是他描述那样的人。而他的最大的标签,就是“有趣”。

但是我一直没摸到“有趣”的门路,有段时间以为摸到了,但是隔着回头一看,还是远得很。群聚的时候一串串的俏皮话,但是安静下来之后却是另一幅光景——骨子里面还是“没那么有趣”。

那怎么样才能算有趣?

至少直面自己的感情吧我想。(not complaining

4.2 练字

>>>> 最近又重新开始练字了

两年前手术后一手的字完全丢了,当时没当回事。直到前段时间和以前的字对比的时候,才发现完全没法看了,蜷在一起,非常别扭。

腕力下降不少,现在想想,当初应该依靠练字来恢复的,力与巧并行。嗯,不过也只是再也用不到的一点小小的人生经验。琢磨着看有没有互助团体到时候分享出去。

>>>> 成龙的电影

还是记得以前和老头一起看 A计划 的日子。当时老头一头浓密的黑发,在我心里那是青春洋溢,帅气与智慧并存。现在的形象则成了一个丰满的大人,被现实反复击打而稳稳站着的发际线爬上头顶的中年人。

成龙也是老了,(尽管代言了“霸王”,但是)头发稍不注意就疲态尽露。刚才练着字听着最新片子 功夫瑜伽,抬头见到他经典的“滑稽”打斗桥段,恍恍惚惚看到了和 A计划 里面那个年青的小伙子。
伙着下午的晕晕乎乎,侧脸似乎看到了我那同样年青的老头子,半躺在沙发上 眼睛亮亮的 嘴角上扬随时要随着Jackie的动作笑出来。

>>>> ….

有些决定得做了,我向自己催促到。

>>>> PS

夜跑的装备真是贵诶,作为粮草未到先烧装备的理工男,表示先走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