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 whatever

我很焦虑。

was and is. 意识到这点的时间其实不太久,这意味着我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是在无所适从中度过的。焦虑的原因无非就是“缺少短期目标”、“缺少中期目标”、“缺少长期目标”,翻译一下透下底,其实就是著名的清华保安哲学三问——我特么的到底要干嘛。

我之所以写这些是因为突然想起大学时熬夜打魔兽世界的情形了,而且偶尔还会因为为此泛起一丝丝“像是后悔”的情绪。但是,这次不会谈这些应激反应下的情绪,我想说的是,我怀念这些充分放松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日子。

而且这段日子之所以很美好,与我来说有几个关键点,1. 有一帮想法相同而且能做好自己那部分工作的人 2. 以前觉得非常难的事情其实真的做起来并不难,而且要做到前几名也没想象中的麻烦 3. 互相帮助,指出问题但并不责怪 4. 学业并不算难,没有太多外界压力

我花了不少时间才找到这样的同伴,而且找到之后非常迅速的就能产生化学反应。很幸运。

所以,仔细想想,那确是我非常怀念的时日。

怀念过去确实有其现实意义。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Published by

yushaw

Make(ing) Things better.

Leave a Reply